西蜀子云亭

看我表情🌚🌚

【机甲系列】孙尚香末日机甲

#ooc预警

#有私设

#文笔渣轻喷

#私设扁鹊是龙的人


“我也想,像她一样。”


孙尚香是江东的公主,娇生惯养免不得有大小姐脾气。可就算是吴国太的掌上明珠,也无法免除联姻的命运。联姻那人孙尚香见过,就在几日前那人因在街上救了一个险些被马蹋死孩童而被传的沸沸扬扬。


“你?本小姐的丈夫?”新婚之夜,红盖头被掀开,孙尚香看着那人的眼睛。那人的目光平淡,似清水,不掺杂一丝情感。“是的,大小姐,以后委屈你了。”那人说。


什么委屈?自己的丈夫带着的儿子是熊孩子?还是这贫穷不停迁移住宿的生活?孙尚香也说不清。


“爹!后妈欺负我!”刘禅哭嚷着,而另一边孙尚香在为自己辩解。刘备无奈的笑着安慰他“好了,香香也不是有意的,你先去和赵将军玩吧。”孙尚香红着眼睛,骄傲让泪水始终没有落下。她喜欢小孩子,只是不知如何接触。


“好了,别伤心了。”宽厚的大手覆在孙尚香的头上“阿斗也是被惯坏了,不怪你。”孙尚香抬头看着那手的主人,顿时觉得他是天地间唯一的颜色,唯一的温暖。这可能就是之前婉儿和自己提起的爱吧。


爱情不过是泡影罢了。


孙尚香开始推脱江东归期,一年三回逐渐变成了一年一回,就连挚友周瑜和大小乔的信也逐渐无心去回。凛冬将至,孙尚香从王昭君那里学来了做棉衣的方法,每次想到刘备穿着自己做的衣服便会傻呵呵的乐。


那些蜀人对自己不好是因为自己是江东的公主,刘备对自己好是因为自己是他的妻子。孙尚香这么想。


棉衣完成,孙尚香迫不及待的送过去,却怔在门口。众人在商讨大事,就算她嫁到蜀汉也不该贸然闯入。还记得小时闯进会议被大哥好顿批评。不知道大哥最近怎么样了。


不知过了多久,白雪覆满自己的黑发,再看向刘备,恍然大悟。她想起来了,刘备身上的一切都是亡妻做出来的,无论做工还是款式都比自己的好的多。可是他的妻子却是因为战争而死。和那些百姓在他心中的地位一样。


但是他对自己不一样。有着说不出来的疏远。


“孙夫人?”诸葛亮注意到孙尚香站在门口问道“我们在和主公商讨大事,孙夫人稍后再来吧。”孙尚香看向刘备,刘备此时正认真的和关羽讨论。


“刘玄德…”孙尚香看向刘备,刘备听到有人唤自己,看过去,说“香香啊,你先回去吧。”委屈,她想起了糜夫人。“刘玄德,本小姐在你心中算什么?”孙尚香问。


“…优乐美?奶茶?小天使?好了香香,别闹了,先回去吧。”刘备迟疑了许久才说。“为什么,不说我是你的妻子。”孙尚香手中的棉衣掉在地上。刘备有些发怔。自己的亡妻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答的了。


孙尚香看着他的眼睛,自嘲的笑了笑。一切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转身离开,不留本分情感。


不知孙尚香走了多久。刘备只是以为她赌气。


“孙尚香反了,吴军压境。”赵云说。刘备眉头紧锁,他没想到那天与孙尚香的一别结果竟会这样。“子龙,随我出征。”


军队前打头的孙尚香没有了那种贤淑的样子,俨然一个女将军,只是右手伤痕累累,握着枪炮的地方有些血迹。


刘备视力极好,看到后抓住机会,将火炮从孙尚香的手中抽出来,巨大的拉力让孙尚香跪在地上。周瑜想要赶来却被赵云拦住。


“孙尚香!你闹够了吗!”刘备狠狠地将火炮摔在地上。“我闹?”孙尚香爬起来,满身泥土却不见泪水“刘玄德,我瞎了眼应允这门婚事,我对于你来说到底算什么?”


算什么?刘备愣住了,说不出一句话 “你说啊,怎么不说我是你妻子啊?”孙尚香笑了“你以为你们和魏国打仗,是谁帮你抗刀让你活下来的,你以为你每次出征都有吴国人相助?”原来是这样。刘备每次出征几乎都是平安归来,只是回来之后孙尚香卧床不起。


“你心里只有天下大义,没有我们一丝席位!”孙尚香恶狠狠的说。提到天下大义,刘备抬起头,手提起枪说“抱歉。”


“大小姐!”周瑜推开赵云冲过来,却晚了一步,孙尚香躺在血泊中。


“人生一知己足以,不可多得,是我太贪了。撤兵吧公瑾,这是我自愿的。”


周瑜被拉走了,蜀国也撤兵了。而刘备闭门不出,连关羽张飞也不见。


“真是凄惨,但还有救。”赵云拖着命悬一线的孙尚香。“咳…本小姐不用你救…滚开。”孙尚香说。“谁说,我要救你了?”赵云眯起眸子,孙尚香瞪大眼睛,尽管样貌声音一样,但是这神情,这性格绝对不是赵云!


“该醒了。”嘶哑的声音响起,可以听出那人的疲惫。


孙尚香睁开眼睛,眼睛空洞冷清,娇颜上有着绿色的印章,穿着黑绿色盔甲。“我是…?”“二号。这是你的名字。”那人拉过来一个高大,同样穿着盔甲的男子“这个是你的兄长,一号。”


“我知道了。”孙尚香活动一下手腕“有什么需要做的?”“真是个明事理的奇女子。”那人笑了“明天有个战役,你和一号去吧。”


“是。”


第二天,孙尚香和吕布站在阵前,傲然的看着面前的千军万马。“香,香香?/孙夫人?”刘备和众士兵惊讶道。“香香,你怎么…”刘备还没说完,子弹擦肩而过。


“兄长,下令吧。”孙尚香忽略刘备,对吕布说。“进攻。”吕布说。孙尚香提枪上弹,站在阵容前面与刘备对峙。


“香香,你不记得我了吗…”刘备卸下防备看着孙尚香。那天孙尚香败后,刘备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月,满脑子都是那女子满脸幸福的叫着自己玄德的样子。


“你是谁?”孙尚香装好子弹,枪口对着刘备,毫不犹豫的开枪。


鲜血飞溅,溅在孙尚香脸上。脸上湿乎乎的,孙尚香分不清那是血是泪,只是毫不留恋的转身回归队伍。


没有打中要害,可能还记得自己吧。刘备想,但还是躺在地上用尽全部力气喊“香香,对不起!”


蜀军大败。


“兄长,走吧。”孙尚香说。吕布接过孙尚香的弩炮,提着战戟和孙尚香并肩走回去。


刘备看着二人离开的方向,闭上了眼睛。


【机甲系列】吕布中心—末日机甲

#ooc预警
#有私设
#文笔渣轻喷
#私设扁鹊是龙的人,序号与皮肤上架先后无关

最爱的人爱的是别人是怎样的感受?自己对她的千万般好都化为泡影。

“吕奉先,醒醒。”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吕布艰难的睁开眼睛。他记得他自己死了。就像今日份的长安日报上还登记着—红颜祸水,一代战神丧命。

口干得说不出一句话,浓重的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似乎一张嘴嘴皮就会撕破一样。大脑传来的剧烈疼痛和顺着脖颈流下的液体真切的告诉着吕布自己已经死了。

“我不是死了吗…?”吕布刚开口就被吓了一跳,自己可以发声了?但是声音与以往充满戾气低沉的声音不同,这个声音冰冷毫无情感,就像是机械。

“是的,你已经死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一个瘦高的男子出现在吕布的视野里“不过我又让你活了。修复你破损的喉咙可真是废了我不少力气。”男子掂量一下手中充满绿色药液的针管。“来个交易?又或是报答?”

吕布没有回答,思绪早就飘回了昨日歌舞升平的时候。自己最爱的那个女人含笑递给自己一杯毒酒,舞袖中的匕首锋芒毕露。可他还是喝了。名利,金钱他都不在乎,他只在乎那个想要杀死自己的女人。

可是婵儿,为什么,毒药是慢性的?是不是自己在你心里也曾有过一席之地?

思念像是毒药,哪怕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也想再见她最后一面。并不奢求什么,只希望能看到她在龙身边露出第一次与自己相遇时的那种笑。

“好,悉听尊便。”

身体被浸泡在营养液里,火辣辣的,就像是从颈处流下的炽热的血液。即便是满身疼痛,也不及那一刻的心痛。看着扁鹊搬来一些复杂的仪器和沉重的,黑橙色相间的机甲,吕布就知道了自己的宿命。

“一号,准备好新生了吗?”

吕布最近觉得很奇怪。走在街上,先不说旁人异样又困惑的目光,单是一个女子就经常来找他,而且总是问一个问题—是你么,将军?

“姑娘认错人了。”吕布眉头紧锁,但还是细心解释“我是一号。”每每与女子说话吕布都会觉得自己的脖子隐隐作痛,走到隐蔽地方检查,发现并没有任何问题。

“一号,大人要见你。”扁鹊穿过人群,轻巧的摘下吕布的头盔。顿时,吕布刺眼的白色短发露在外面。“还有你,貂蝉小姐。”

吕布不做声,将手中的战戟收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向一个破败的庭院。貂蝉迟疑了许久才跟过去。

“小婵,最近休息的不好吧。你之前不是说不想干了吗?”龙隐藏在阴影里,无法看清他的脸“那就让一号来接替你的位置。”

貂蝉不像以往那样用炽热,爱慕的眼神看着龙,反而像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偶,一直垂着头 “是,大人,那婵儿就先走了。”

待貂蝉走了,龙才对吕布说“目标,貂蝉。”

吕布知道,狡兔死,走狗烹。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是,大人。”提起战戟,走向门外。战戟在青石路上的摩擦声十分刺耳,让龙的心情更加烦躁。

“小婵,若他动手,便是天命。”

曾经的貂蝉流连于市场和桃林,现在的貂蝉只是呆坐在北山上,守着衣冠冢。吕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也不想来到了北山,但他记得,夜晚可以在北山上看到璀璨的星空。

“将…一号,你怎么来了?”貂蝉倚着铠甲,看到吕布露出淡然又凄美的微笑。吕布犹豫了一下,最后坐在貂蝉旁边。

“我曾经以为,哥哥是我的全部。后来发现,这些都是假的。”貂蝉顿了顿“只有那个人才是真的。可惜那个人不在了。”

吕布只是听着,战戟放在一旁,任柔弱的蝴蝶落在上面。“可惜,我亲手送走了他。”貂蝉看着自己白皙修长的双手,似乎觉得,那天男人的血液还干涸在自己手上。她想起甄姬说过的那句话。

先爱上的人是输家。  吕布没输,她也没赢。

“你,是不是来杀我的?”貂蝉突然问。一时间吕布竟不知如何回答。许久后,才吐出一个音“是…”貂蝉也不意外,绝顶聪明的她又怎会不知龙的习惯。“那你杀吧,不过在那之前,请让妾身再舞一曲。”

吕布握着战戟,看着貂蝉翩翩起舞。舞毕,貂蝉闭上眼睛站在他面前,吕布握着战戟的手只是抬了一下。等貂蝉睁眼时,吕布人已经不见了。

“抱歉大人,我完成不了这个任务。”吕布说。“生死有命。”龙摘下斗篷,从阴影中走出来“这个家伙快醒了,是时候回国了。”

如果吕布记忆还在,他一定会吃惊。这个连曹操都要尊称的龙,竟然是……蜀国战神—赵云!

张佳乐短篇2

#我不记得是世邀赛在前还是十一赛季在前了…轻喷
#几刷全职之后我想到了这个梗,只是很心疼乐乐。
#全程ooc轻喷谢谢。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但是好像就是这个样子

张佳乐的亚军不是吹的。他的第一个冠军是世界冠军。

许是大家知道张佳乐的心思。国家队上台颁奖时,叶修手中沉甸甸的奖杯还未捂热,就传了给了喻文州,紧接着喻文州递给王杰希…

最后传到张佳乐的时候,张佳乐刚准备把奖杯递出去,就被楚云秀拦住,然后耳边响起叶修的声音“拿着吧张佳乐,这是你的荣耀。恭喜啊,断了你的亚军。”

张佳乐没有像以前一样暴躁的反驳,只是平淡的开口“这要不是冠军奖杯,我砸死你。”讲奖杯塞到肖时钦手中,目光坚定了几分“这是我们的荣耀。”

在其他国家队眼中,世界冠军对于中国队来说,并不多么重要,反而很平淡,像是打比赛时格外的轻松。

采访结束,十四人窝在休息室里,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流出。

黄少天死死的抱着喻文州的脖子大哭,嘴里不停的念“队长我们是世界冠军!”喻文州看起来很平静的拍着黄少天的背安慰他,一边给正在与微草视频电话哭着的王杰希递纸。其实他也哭了。

肖时钦死死的拽着张新杰,张新杰挣脱着,眼角也有泪水划落。方锐抱着叶修胳膊,也念叨着“老林我还是世界冠军。”叶修的烟点着不吸拿在手里,烟灰已经掉落在地上,他怔怔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云秀苏沐橙互相抱着,周泽楷,孙翔和唐昊三人以极其诡异的姿势抱着哭。张佳乐掏出手机,与孙哲平视频电话。

“大孙,你看他们哭成什么德行。”张佳乐将镜头偏移一下“快截图,让他们红。”

“那你呢?”孙哲平问了一句。张佳乐的笑容僵住了,他确实看过比赛视频下百花粉的评论,赞美数寥寥无几。

“我啊…大孙,我…”张佳乐咬紧下唇“我多想是和你拿个冠军。”比赛中多次的绚烂烦花文景,场下多次的失神回忆当年的繁花血景。

孙哲平不说话了,过了许久传来楼冠宁的声音才回过神来“乐乐,等我,我去接你。”

之后,张佳乐就像失了神智,一直呆呆的看着窗外,和叶修一样,不过比起叶修他更快乐一些。以至于哭完的方锐吐槽“啧啧,这是一个深宫怨妇和一个等着回家的小媳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张佳乐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酒店得了。呆坐在床上看着与自己同房间的周泽楷收拾行李。

“前辈,心里有事?”周泽楷锁上自己的行李箱看向张佳乐。

“没有,”张佳乐收回目光,看向周泽楷事眼中多了惊讶“小周你居然收拾完了!怎么不叫我!”

周泽楷抿嘴笑摇摇头。

房间门被粗暴推开,映入眼帘的就是大口喘息的孙哲平。“张,张佳乐…”孙哲平靠着门框,宛若一条濒死的鱼。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爬了五楼吗…”张佳乐捧腹大笑“你怎么不坐电梯?”

孙哲平没好气的看他一眼“人满了,来不及。我说张佳乐,你该不会还没收拾行李吧?”这么一说,张佳乐有些炸毛“我,我在这待两天不行嘛!”

“行行行,我陪你。”话虽这么说,孙哲平却走过去收拾张佳乐的行李。张佳乐噘着嘴,一脸不情愿的帮他收拾。孙哲平一个没忍住,捏了一下张佳乐噘起的嘴。

“我靠,孙哲平你干嘛!”张佳乐后退一步,惊恐的看着孙哲平。

“好玩,再来一次。”孙哲平盯着自己的手指。“不…”张佳乐还没说完,孙哲平又说“张佳乐,我爱你。”

“不是不可能。”张佳乐清楚的听自己说。

大概没有什么是一句我爱你解决不了的问题

【狄芳】故人与酒

#有私设
#ooc预警
#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对不起姜子牙

一.
繁华的长安城之下,是无止境的肮脏与黑暗。如下水道一样恶臭的地下城,是一些混混逃犯的藏身之地。

“李元芳回来了!快走快走!”原本喧嚣的地下城,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人们瞬间卧藏在黑暗里,只有眼睛露在外面,看着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的少年。

李元芳巨大的耳朵扇动几下,攥紧手中血腥的袋子,面无表情的朝深处走去。

“小六,把弟弟们都找回来了吗,外面不…”李元芳撩开布帘,话还没说完,手中的袋子掉落在地上,里面金黄色的面包滚落出来。

满地都是老鼠的血迹与尸体,却唯独不见凶手。“李,李元芳,有个神棍要见你。”不知是谁壮着胆子喊。“滚,别来烦我。”李元芳扭过头恶狠狠的说。

“我可以帮你报仇的,小耗子。”一个拄着法杖的老人走进来,虽然头发花白却依旧精神奕奕。“但是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去长安寺杀掉一个人。”

李元芳掂了掂手中的飞刀,耀金色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情感“好说,目标是谁?”

“狄仁杰。”

李元芳是知道狄仁杰的,不仅是因为狄仁杰在长安的名声,还是因为前几日李元芳去劫醉酒李白意外失误反被打流落街头时,遇到一个给予自己药品和糖葫芦的非主流绿毛男子。

李元芳还是去了,埋伏在寺庙的顶层与黑暗融为一体。

不出老人意料,狄仁杰按时出现在这里,伴随过来的还有钟馗和李白,不过,是三个人在围攻那个老人。

“姜子牙,你要行骗到什么时候?”钟馗甩了甩蓄势待发的钩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长安治安官就是正义的吗?”姜子牙一手拎着袋子,一手拎着法杖“醒醒吧,你们不过是打着治安官的幌子胡作非为。”

李元芳有个坏毛病,与其说是坏毛病不如说是技能—他可以感受到周围人的存在。寺庙中除了他明明只有四个人,何来第五个人的感应?若是一定有第五个人,哪怕是只有姜子牙手中会动的麻袋了。

“怀英你怎么这么磨叽了。”李白按捺不住性子砍过去,毕竟自己一会还有酒局,好友程咬金已经等候多时。

麻袋被斩开,虽然除了姜子牙外,谁也不知道那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李元芳看得清—那是他奄奄一息的第五个弟弟。

理智没有被驱散,李元芳冲下去一把推开挡在姜子牙前面的狄仁杰,以一个极其诡异的笑来送别姜子牙。

炽热的液体喷溅到李元芳的脸上,视力再好的他也分辨不出那是泪水还是血液。只知道刚才奄奄一息的弟弟,含笑合上了眼睛。

“你叫李元芳是吧?”狄仁杰看着他。李元芳抽出飞刀准备突围,但旁边的钟馗和李白没有半分动手的意思。

“你很优秀。”狄仁杰又说。李元芳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继那次街头相遇后这个治安官会说出这样,而不是逮捕的话。

“你愿意为长安城而战么?”

二.
狄仁杰带着他去见武帝,在武帝面前夸耀着他在长安寺一战里的的功劳。李元芳只是随着狄仁杰跪在大殿上,不反驳也不赞成,只是一直盯着地板。

走出大殿,一直沉默的李元芳抬起头问“为什么?”为什么会选择相信我?

狄仁杰只是看着手中武帝的批阅,头也不抬的说“没有为什么。”走了几步,他又补了一句:

“我从未看错过人。”

李元芳笑了,眸子里的寒意也烟消云散。他找到了一个好老板。他也不用向以前一样在肮脏的黑暗中苟活了。

三.
“狄大人,下个月的工资评定,请对我温柔点…”李元芳哭丧着脸,耳朵耷拉着,双手紧攥着装有工资的纸袋。

纸袋的厚度还好,但是李元芳相信若是狄仁杰一份也不扣除的话,它一定会比现在厚上一倍。

“唉。”狄仁杰试图用手抚平自己眉间的山峰。屡试无果后垂下手变戏法似得拿出三串糖葫芦“诺,这样够了吧?”

混账狄扒皮,又用糖葫芦来搪塞我。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李元芳还是笑眯眯的接过糖葫芦“谢谢狄大人!”

“哎呀不好了!村头种在地里的孙膑被偷了!”
李元芳腾的站起来“马上来马上来!”

“哎呀不好了!子休的鲲呢!快帮我抓住狗韩信!”
李元芳拿起飞刀跑向外面“等等,韩信你站那别动!”

“哎呀不好了!李白不理我了!”
李元芳唰的站起“等等我…狗韩信怎么又是你!鲲呢!”

李元芳不知道为什么狄仁杰把这些都交给自己,一开始他想着这是惩罚又或者是欺压,直到后来帮助长城守卫军抵御外敌后就不这么想了。这可能是信任,深知自己的魔种,还敢将有关生死的支援任务交给自己,这只能是信任。

“小耗子,又被扣工资啦?来陪我喝一杯。”李白抱着酒壶坐在房顶。李元芳接过酒坛摇摇头。耳朵上的铃铛叮叮当的响。

“哟,狄扒皮对你挺好啊,小铃铛真可爱。”李白何来一口酒,含糊不清的说“新的飞刀也是他买的?”

李元芳白了他一眼,闷了一口酒。辛辣在口腔里蔓延,眼角也有几滴泪水,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狄仁杰和李白都喜欢喝这种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啊。”李白喝尽兴了,站起来,怀中的酒坛跌落在院里发出清脆的破裂声。

“李太白!你是不是带着元芳在屋顶喝酒!”院子里传来狄仁杰的嘶吼。

李元芳脸上镀着醉酒的潮红,摇摇晃晃的跃下屋顶“狄,嗝—狄大人,我有话和你说。你把,耳朵凑过来。”

狄仁杰满怀欣喜的俯下身去听,结果李元芳在他耳边打了个响亮的酒嗝,说“狄扒皮,你mmp.”然后就睡过去了。

呵,李白与狗禁止入内。

四.
“元芳,醒醒,地上太凉了。”睡梦中有人推搡着李元芳。

“呜…钟馗?”李元芳揉揉眼睛手扶着桃树干支撑着自己站起来“你怎么来了?”

钟馗默不作声,看着他手上被酒坛碎片划破的疤痕。地上的酒坛碎片上血迹已经干涸了。

李元芳的一切钟馗都看在眼里:
冬天,依墓长眠,以雪为被。
春天,墓边纸鸢,摇摇欲坠。
夏天,酩酊大醉,杜康解忧。
秋天,纸飞机起起落落,李元芳脸上始终没有笑。

钟馗是可以看到亡魂的,毕竟他之前在地府工作过。

想要进入桃林的人都死了,除了钟馗。

“元芳,你醒醒吧,我知道你没醉,狄仁杰终究是死了!”钟馗摇晃着李元芳,希望他清醒。

“滚!”李元芳怒斥钟馗,推开他,眼睛红肿着大喊“他没死!他不会死的!”他一直在我心里。

钟馗长叹句两个痴儿,无奈摇头走出桃林。

其实狄仁杰坐在自己的墓碑上,一直在看着元芳,除了每次应答李元芳的问题,就是一直反复一句话

“元芳,我一直在,谢谢你,对不起,我爱你。”

李元芳在钟馗走了后颓废的倚在墓碑上,将辛辣的酒当做水一样喝

“狄扒皮,你还没发工资呢
“怎么,怎么就先走了?”

当年韩信李白死后,合葬一墓。

而狄仁杰和李元芳,备受煎熬。

两个花瓣在树枝上缠绵,还未等恩爱,就被一股名为生死的风吹落了。

张佳乐短篇1

#我不记得是世邀赛在前还是十一赛季在前了…轻喷
#几刷全职之后我想到了这个梗,只是很心疼乐乐。
#全程ooc轻喷谢谢。
十一赛季,霸图夺冠。新闻发布会上,原本活泼的张佳乐破天荒失神的站在张新杰身旁,不说一句话。

台下是无数霸图粉丝的庆祝和百花粉丝的谩骂。

“张佳乐前辈,你没事吧?到你发言了。”张新杰小声的问。

张佳乐回过神来对着镜头勉强微笑…笑着,泪水顺着脸颊流下,吓了张佳乐身边的秦牧云一跳。

“大孙…我是冠军…冠军啊!”张佳乐紧握着面前的奖杯,嚎啕大哭“为什么不是和你啊!”

台下没有一个粉丝说话,就连黑粉也闭上了嘴。张佳乐,好像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糟。

“乐乐,别哭。走走走,请冠军吃饭去。”朗爽的男声响起,张佳乐猛的抬起头,视线在人群里穿梭“队长我…”

“去吧,记得早点回来。”韩文清说。

得到了韩文清的许可,张佳乐跳下舞台,直奔孙哲平。孙哲平稳稳的抱住冲过来的张佳乐,离他很近的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孙哲平湿红的眼眶。

“臭大孙…”“嗯我在。”
“臭大孙我要吃小龙虾。”“好,给你买。”
“我还想吃炸鸡。”“好,给你买。”
“我还想吃烧烤。”“好,吃什么都可以,我的冠军,走吧。”

恰逢盛夏,小吃街角落里的烧烤摊异常的火爆,大多数人都是百花粉。来这里,只是为看当年扬名荣耀的繁花血景。

“大孙,别抢我猪腰子!”
“乐乐你是猪吗哈哈哈哈…”
“大孙,别抢我鸡心!”

孙哲平放下手中的鸡心,认真的看着张佳乐“乐乐。”孙哲平突如其来的严肃吓了张佳乐一跳“怎么了?”

“你用你的心换这串鸡心好不好?”

“那我不是亏了嘛。”

“那你换不换。”

“换,谁让我不会算账。”

【黑遍全联盟】我的假男友

#ooc预警
#有私设

韩叶
“老韩老韩哥要吃草莓!”
“买。”
“老韩老韩哥要吃橘子!”
“买。”
“老韩老韩哥要吃排骨!”
“买。”
“老韩老韩哥要条中华!”
“滚!”

喻黄
“队长队长咱们连续吃好几天白斩鸡了应该多吃点绿色食物像什么菠菜白菜油菜之类的哎队长你想吃什么啊我都听你的但是…”
“少天,秋葵好像很新鲜。”

喻王
“文州,想吃什么?”
“哦,什么都可以,请你放下手中的鱼。”
“鱼怎么了?”
“那是我同类。”
“?????”

方王
“小队长小队长你想吃什么!”
“我吃什么都可以。”
“小队长,你看那边那盆王不留行!”
“方士谦别让我在魔仙堡bushi我家看到你。”

昊翔
“糖糕,吃什么!”
“吃鸡咋样?”
“行啊翔哥带你吃鸡!”
“去你的那次不是我带你!”
“放屁,是我带你,唐日天来jjc啊!”
“来就来,谁怕谁!”
(哪哈,你们还买鸡嘛…)

林方
“老林,店里除了馄饨烧麦包子馅饼粥还有什么啊?”
“还有方士谦从荷兰寄来的香菜。”
“????我什么都没问。”
“方锐大大,试试啊?”
“不我不吃!”
“锐锐…”
“一口,就一口,你喂我。”

双鬼
“阿策你想吃什么/你想吃什么我都做”
“随便吧”
“哦那我随便选了”
“?!李轩你要血洗超市嘛!”

肖戴
“队长,你想吃什么!”
“不是吃过了吗?”
“all肖还是…”
“…走吧,加训了。”

莫橙
“莫凡,吃点瓜子啊。”
“不用了。”
“莫凡,吃点瓜子啊。”
“我不吃。”
“莫凡,吃点瓜子啊。”
“…啊…”

双花
“大孙!我要吃零食!”
“行,少吃,小心胖。”
“大孙!那个糖!”
“行,小心牙疼。”
然后
“卧槽副队你给我留点行不行就一点!”

然后

然后

然后

你们还看吗?

别打我

真的别打我

我不禁打的

既然看到这

就往下看吧

伞修10.21
“沐秋,你想吃什么?”
“哥最近手头紧,就个蛋糕哦。”
“沐秋,生日快乐。”
“哥拿了好几个冠军,还有世界的,你怎么不来看我?”
“啧,这蛋糕真甜。”

“阿修,我一直都在。”
“阿修,我爱你。”
@斑凌子  @离深

突发奇想

我长大之后要嫖唐昊,孙翔听了可开心了,给我爱吃的天击龙牙落花掌圆舞棍伏龙翔天豪龙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