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蜀子云亭

看我表情🌚🌚

【狄芳】故人与酒

#有私设
#ooc预警
#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对不起姜子牙

一.
繁华的长安城之下,是无止境的肮脏与黑暗。如下水道一样恶臭的地下城,是一些混混逃犯的藏身之地。

“李元芳回来了!快走快走!”原本喧嚣的地下城,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人们瞬间卧藏在黑暗里,只有眼睛露在外面,看着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的少年。

李元芳巨大的耳朵扇动几下,攥紧手中血腥的袋子,面无表情的朝深处走去。

“小六,把弟弟们都找回来了吗,外面不…”李元芳撩开布帘,话还没说完,手中的袋子掉落在地上,里面金黄色的面包滚落出来。

满地都是老鼠的血迹与尸体,却唯独不见凶手。“李,李元芳,有个神棍要见你。”不知是谁壮着胆子喊。“滚,别来烦我。”李元芳扭过头恶狠狠的说。

“我可以帮你报仇的,小耗子。”一个拄着法杖的老人走进来,虽然头发花白却依旧精神奕奕。“但是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去长安寺杀掉一个人。”

李元芳掂了掂手中的飞刀,耀金色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情感“好说,目标是谁?”

“狄仁杰。”

李元芳是知道狄仁杰的,不仅是因为狄仁杰在长安的名声,还是因为前几日李元芳去劫醉酒李白意外失误反被打流落街头时,遇到一个给予自己药品和糖葫芦的非主流绿毛男子。

李元芳还是去了,埋伏在寺庙的顶层与黑暗融为一体。

不出老人意料,狄仁杰按时出现在这里,伴随过来的还有钟馗和李白,不过,是三个人在围攻那个老人。

“姜子牙,你要行骗到什么时候?”钟馗甩了甩蓄势待发的钩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长安治安官就是正义的吗?”姜子牙一手拎着袋子,一手拎着法杖“醒醒吧,你们不过是打着治安官的幌子胡作非为。”

李元芳有个坏毛病,与其说是坏毛病不如说是技能—他可以感受到周围人的存在。寺庙中除了他明明只有四个人,何来第五个人的感应?若是一定有第五个人,哪怕是只有姜子牙手中会动的麻袋了。

“怀英你怎么这么磨叽了。”李白按捺不住性子砍过去,毕竟自己一会还有酒局,好友程咬金已经等候多时。

麻袋被斩开,虽然除了姜子牙外,谁也不知道那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李元芳看得清—那是他奄奄一息的第五个弟弟。

理智没有被驱散,李元芳冲下去一把推开挡在姜子牙前面的狄仁杰,以一个极其诡异的笑来送别姜子牙。

炽热的液体喷溅到李元芳的脸上,视力再好的他也分辨不出那是泪水还是血液。只知道刚才奄奄一息的弟弟,含笑合上了眼睛。

“你叫李元芳是吧?”狄仁杰看着他。李元芳抽出飞刀准备突围,但旁边的钟馗和李白没有半分动手的意思。

“你很优秀。”狄仁杰又说。李元芳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继那次街头相遇后这个治安官会说出这样,而不是逮捕的话。

“你愿意为长安城而战么?”

二.
狄仁杰带着他去见武帝,在武帝面前夸耀着他在长安寺一战里的的功劳。李元芳只是随着狄仁杰跪在大殿上,不反驳也不赞成,只是一直盯着地板。

走出大殿,一直沉默的李元芳抬起头问“为什么?”为什么会选择相信我?

狄仁杰只是看着手中武帝的批阅,头也不抬的说“没有为什么。”走了几步,他又补了一句:

“我从未看错过人。”

李元芳笑了,眸子里的寒意也烟消云散。他找到了一个好老板。他也不用向以前一样在肮脏的黑暗中苟活了。

三.
“狄大人,下个月的工资评定,请对我温柔点…”李元芳哭丧着脸,耳朵耷拉着,双手紧攥着装有工资的纸袋。

纸袋的厚度还好,但是李元芳相信若是狄仁杰一份也不扣除的话,它一定会比现在厚上一倍。

“唉。”狄仁杰试图用手抚平自己眉间的山峰。屡试无果后垂下手变戏法似得拿出三串糖葫芦“诺,这样够了吧?”

混账狄扒皮,又用糖葫芦来搪塞我。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李元芳还是笑眯眯的接过糖葫芦“谢谢狄大人!”

“哎呀不好了!村头种在地里的孙膑被偷了!”
李元芳腾的站起来“马上来马上来!”

“哎呀不好了!子休的鲲呢!快帮我抓住狗韩信!”
李元芳拿起飞刀跑向外面“等等,韩信你站那别动!”

“哎呀不好了!李白不理我了!”
李元芳唰的站起“等等我…狗韩信怎么又是你!鲲呢!”

李元芳不知道为什么狄仁杰把这些都交给自己,一开始他想着这是惩罚又或者是欺压,直到后来帮助长城守卫军抵御外敌后就不这么想了。这可能是信任,深知自己的魔种,还敢将有关生死的支援任务交给自己,这只能是信任。

“小耗子,又被扣工资啦?来陪我喝一杯。”李白抱着酒壶坐在房顶。李元芳接过酒坛摇摇头。耳朵上的铃铛叮叮当的响。

“哟,狄扒皮对你挺好啊,小铃铛真可爱。”李白何来一口酒,含糊不清的说“新的飞刀也是他买的?”

李元芳白了他一眼,闷了一口酒。辛辣在口腔里蔓延,眼角也有几滴泪水,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狄仁杰和李白都喜欢喝这种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啊。”李白喝尽兴了,站起来,怀中的酒坛跌落在院里发出清脆的破裂声。

“李太白!你是不是带着元芳在屋顶喝酒!”院子里传来狄仁杰的嘶吼。

李元芳脸上镀着醉酒的潮红,摇摇晃晃的跃下屋顶“狄,嗝—狄大人,我有话和你说。你把,耳朵凑过来。”

狄仁杰满怀欣喜的俯下身去听,结果李元芳在他耳边打了个响亮的酒嗝,说“狄扒皮,你mmp.”然后就睡过去了。

呵,李白与狗禁止入内。

四.
“元芳,醒醒,地上太凉了。”睡梦中有人推搡着李元芳。

“呜…钟馗?”李元芳揉揉眼睛手扶着桃树干支撑着自己站起来“你怎么来了?”

钟馗默不作声,看着他手上被酒坛碎片划破的疤痕。地上的酒坛碎片上血迹已经干涸了。

李元芳的一切钟馗都看在眼里:
冬天,依墓长眠,以雪为被。
春天,墓边纸鸢,摇摇欲坠。
夏天,酩酊大醉,杜康解忧。
秋天,纸飞机起起落落,李元芳脸上始终没有笑。

钟馗是可以看到亡魂的,毕竟他之前在地府工作过。

想要进入桃林的人都死了,除了钟馗。

“元芳,你醒醒吧,我知道你没醉,狄仁杰终究是死了!”钟馗摇晃着李元芳,希望他清醒。

“滚!”李元芳怒斥钟馗,推开他,眼睛红肿着大喊“他没死!他不会死的!”他一直在我心里。

钟馗长叹句两个痴儿,无奈摇头走出桃林。

其实狄仁杰坐在自己的墓碑上,一直在看着元芳,除了每次应答李元芳的问题,就是一直反复一句话

“元芳,我一直在,谢谢你,对不起,我爱你。”

李元芳在钟馗走了后颓废的倚在墓碑上,将辛辣的酒当做水一样喝

“狄扒皮,你还没发工资呢
“怎么,怎么就先走了?”

当年韩信李白死后,合葬一墓。

而狄仁杰和李元芳,备受煎熬。

两个花瓣在树枝上缠绵,还未等恩爱,就被一股名为生死的风吹落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