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蜀子云亭

看我表情🌚🌚

【机甲系列】吕布中心—末日机甲

#ooc预警
#有私设
#文笔渣轻喷
#私设扁鹊是龙的人,序号与皮肤上架先后无关

最爱的人爱的是别人是怎样的感受?自己对她的千万般好都化为泡影。

“吕奉先,醒醒。”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吕布艰难的睁开眼睛。他记得他自己死了。就像今日份的长安日报上还登记着—红颜祸水,一代战神丧命。

口干得说不出一句话,浓重的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似乎一张嘴嘴皮就会撕破一样。大脑传来的剧烈疼痛和顺着脖颈流下的液体真切的告诉着吕布自己已经死了。

“我不是死了吗…?”吕布刚开口就被吓了一跳,自己可以发声了?但是声音与以往充满戾气低沉的声音不同,这个声音冰冷毫无情感,就像是机械。

“是的,你已经死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一个瘦高的男子出现在吕布的视野里“不过我又让你活了。修复你破损的喉咙可真是废了我不少力气。”男子掂量一下手中充满绿色药液的针管。“来个交易?又或是报答?”

吕布没有回答,思绪早就飘回了昨日歌舞升平的时候。自己最爱的那个女人含笑递给自己一杯毒酒,舞袖中的匕首锋芒毕露。可他还是喝了。名利,金钱他都不在乎,他只在乎那个想要杀死自己的女人。

可是婵儿,为什么,毒药是慢性的?是不是自己在你心里也曾有过一席之地?

思念像是毒药,哪怕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也想再见她最后一面。并不奢求什么,只希望能看到她在龙身边露出第一次与自己相遇时的那种笑。

“好,悉听尊便。”

身体被浸泡在营养液里,火辣辣的,就像是从颈处流下的炽热的血液。即便是满身疼痛,也不及那一刻的心痛。看着扁鹊搬来一些复杂的仪器和沉重的,黑橙色相间的机甲,吕布就知道了自己的宿命。

“一号,准备好新生了吗?”

吕布最近觉得很奇怪。走在街上,先不说旁人异样又困惑的目光,单是一个女子就经常来找他,而且总是问一个问题—是你么,将军?

“姑娘认错人了。”吕布眉头紧锁,但还是细心解释“我是一号。”每每与女子说话吕布都会觉得自己的脖子隐隐作痛,走到隐蔽地方检查,发现并没有任何问题。

“一号,大人要见你。”扁鹊穿过人群,轻巧的摘下吕布的头盔。顿时,吕布刺眼的白色短发露在外面。“还有你,貂蝉小姐。”

吕布不做声,将手中的战戟收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向一个破败的庭院。貂蝉迟疑了许久才跟过去。

“小婵,最近休息的不好吧。你之前不是说不想干了吗?”龙隐藏在阴影里,无法看清他的脸“那就让一号来接替你的位置。”

貂蝉不像以往那样用炽热,爱慕的眼神看着龙,反而像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偶,一直垂着头 “是,大人,那婵儿就先走了。”

待貂蝉走了,龙才对吕布说“目标,貂蝉。”

吕布知道,狡兔死,走狗烹。他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是,大人。”提起战戟,走向门外。战戟在青石路上的摩擦声十分刺耳,让龙的心情更加烦躁。

“小婵,若他动手,便是天命。”

曾经的貂蝉流连于市场和桃林,现在的貂蝉只是呆坐在北山上,守着衣冠冢。吕布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也不想来到了北山,但他记得,夜晚可以在北山上看到璀璨的星空。

“将…一号,你怎么来了?”貂蝉倚着铠甲,看到吕布露出淡然又凄美的微笑。吕布犹豫了一下,最后坐在貂蝉旁边。

“我曾经以为,哥哥是我的全部。后来发现,这些都是假的。”貂蝉顿了顿“只有那个人才是真的。可惜那个人不在了。”

吕布只是听着,战戟放在一旁,任柔弱的蝴蝶落在上面。“可惜,我亲手送走了他。”貂蝉看着自己白皙修长的双手,似乎觉得,那天男人的血液还干涸在自己手上。她想起甄姬说过的那句话。

先爱上的人是输家。  吕布没输,她也没赢。

“你,是不是来杀我的?”貂蝉突然问。一时间吕布竟不知如何回答。许久后,才吐出一个音“是…”貂蝉也不意外,绝顶聪明的她又怎会不知龙的习惯。“那你杀吧,不过在那之前,请让妾身再舞一曲。”

吕布握着战戟,看着貂蝉翩翩起舞。舞毕,貂蝉闭上眼睛站在他面前,吕布握着战戟的手只是抬了一下。等貂蝉睁眼时,吕布人已经不见了。

“抱歉大人,我完成不了这个任务。”吕布说。“生死有命。”龙摘下斗篷,从阴影中走出来“这个家伙快醒了,是时候回国了。”

如果吕布记忆还在,他一定会吃惊。这个连曹操都要尊称的龙,竟然是……蜀国战神—赵云!

评论

热度(2)